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文学  »  姐姐的暑假

姐姐的暑假

第一章我名叫郭建宏,今年16岁,学生。

  佳琪姐是比我年长八年的大姐,四年前出嫁,一年前更跟随夫婿移民到加拿大,我们已经有一年没见,所以当听到今次的旅行她亦会同行,对我来说总算是黑暗中露出的半点曙光。

  我会如此雀跃,是因为我跟姐姐的感情一向相当不错,由于父亲死得早,妈妈又要担起养家的责任,故此我自小学时期开始,就一直是全靠佳琪姐的照顾。

  煮饭,洗衣服,做家务,曾经佳琪姐是我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个人,我敬重这位大姐之余, 对她亦带有一种奇特的情意,故此当她向妈妈提出想结婚的时候,我有着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。

  「但建宏没人照顾……」佳琪姐在出嫁前,最挂心的仍然是我。

  「我都12岁了,不是小孩子啦,不用你担心了。」为了可以令我最敬爱的姐姐找到她人生的幸福,我虽然万分不舍,但仍是勇敢地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  姐姐出嫁了……在婚礼当日,我穿上了跟自己那张孩子脸毫不相称的黑色礼服,作迎宾的工作,看到姐姐把雪白色的婚纱披在身上,我真的觉得她好像一位出尘的天使般好美好美,内心除了祝福这位照顾了我12年的姐姐可以得到幸福外,竟然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。

  「建宏,以后要好好照顾妈……」在新娘的化妆室内,佳琪姐坐在铺着鲜红色垫子的椅子上,她的眼内溢着泪水,像往常一样摸着我这个小弟的头发,跟我叮嘱今后要负上作为男生的责任。

  当从那点缀着精致蕾丝花边的低胸婚纱上,看到姐姐胸口雪白的肌肤,与及中间挤出的一条深坑,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是一种以前不曾有过的感觉。

  过往一直伴在身边,自觉熟悉得很的亲人,这一刻,我突然感到好像有点陌生。

  我很后悔,在过往一起共处的12年,我没有细心的欣赏我这位美丽动人的姐姐。

  可是她现在要离开我了,后悔还有什么作用?

  佳琪姐的新郎是个很好的人,对我亦不错,姐姐嫁了他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定幸福的了,但不知为什么,明明高兴姐姐找到理想的归宿,但我的内心就总是有一阵阵酸溜溜的不开心。

  晚上回到家中,一向热闹闹的家园好像突然变得空荡荡的,原来只是少了一个人,感觉就可以相差这样远。

  我慢步地踏进姐姐的睡房,瞧着过往她一直躺着的睡床,摸摸那彷佛仍带着暖暖体温的枕头和被套,回忆起她的一靥一笑,与及两姐弟在家中嬉笑的情境,这种失落感就更是强烈。

  姐……我很挂念你啊……才只是分开了一小时,我就彷似被一阵孤独的阴霾感觉包围着,刚才的欢笑面容亦不复见。

  新婚之晚,听同学说是要洞房的呢,佳琪姐现在就和她的丈夫……12岁的年纪,我对性的真正意义还不是太了解,大概只可以用懂得一点点来形容,望着姐姐床头的照片,回想今天她那被低胸雪白婚纱压着的乳房,鸡鸡不知怎的硬了起来。

  最近这家伙经常都是这样的。

  我甩一甩头,不想让自己有奇怪的想法,一股脑跑出她的睡房,企图用冷水清醒自己一下, 但洗完澡后心中那激荡的情绪仍是未能平伏,于是乘着妈妈不觉,我又偷偷溜进姐姐的房间,拿起她的相片一遍又一遍的看呀看,鸡鸡在不知不觉间又挺起了。

  怎么搞的,这家伙硬了还不止,而且更有一种莫明奇妙的冲动。

  我伸头往外面看一看,由于忙了一天,妈妈都上床睡了,于是我大起胆子,把姐姐的房门关上,然后将硬直的鸡鸡拿出来,靠哗~怎么今天这样大了,平时明明不是这样子的。

  我左手拿着姐姐的照片,右手很自然地顺着鸡鸡的中间缓缓摇动,过往从来没人教过我弄这玩儿,但这时候就好像无师自通的,手随意的握着鸡鸡摇呀摇,只觉得很快乐很快乐似的,弄了一会,一阵不曾有过的强烈快感便突然从尿尿的地方涌上来,还没弄清楚是什么的一回事,一堆白色的液体就泊泊的射了在姐姐房间的地上。

  嗄嗄……这就是同学说的射精了吗?好舒服……在事件完结后,我突然有一种惊怕的感觉。

  怎么了?我怎么会拿着姐姐的照片干这种事?我奇怪自己怎么会有如此的举动,抹一抹头上的冷汗,站起来重新拿着佳琪姐身穿校服的毕业照细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