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漂亮的护士姐姐,你还在等我吗】

  拖拉机“突、突、突”地突到了进城路口的收费站,120急救车早已在那里等候了。到了省立医院一检查是急性阑尾炎,必须马上住院动手术。
  可是通知我家里来人时,我们家却没人。老爸去北京开会了,老妈带一个考察团出国了,还有一些亲戚也都在外地。
  医院只好跟我爸爸联系,说没有家长签字这个手术不好做,我爸爸对医院说转到我们部队医院去吧,他已经和部队医院讲好了,马上给我转院动手术。
  到了我们部队医院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我被推进了一个小病房,里面有两张单人床,空调、电视、电话等一应俱全,还带有卫生间,我知道这是高干病 房。
  刺鼻的来苏尔水味弥漫着整个空间,雪白安静的病房里只有空调在丝丝地响 着,凉飕飕的让我突然觉得好恐怖。这时我突然好想好想香香,要是她在我身边那该多好啊!
  门轻轻地开了,一个白影子飘到我的床前。迷迷煳煳的我还以为是香香来了 呢,睁眼一看原来是个女护士。一身白大褂、白帽子,大大的白口罩罩住了整个 脸,只剩下两只黑黑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。
  她柔柔的对我说:“你家里没人来护理你,医院让我来护理你,从现在开始起你必须听我的话。”
  我说:“不用的,我自己会照顾自己。”
  她说:“你是特护,必须24小时有人在身边。要不是政委安排,你还享受不到这个待遇呢!”
  我不吭声了,我知道医院政委是爸爸的老战友。
  她说:“现在赶快洗澡换衣服,马上要动手术了。”说着就把一套病号服放在我的床头,又问我:“痛不痛?自己能洗澡吗?”
  我说:“还行,自己能洗。”
  说着我就要下床,她赶紧过来把我扶下床,帮我把外衣、外裤脱了,这时我身上只剩下一条三角裤了。
  她的手很温软,在帮我脱衣服裤子时,不断的触碰到我的身体。我从小就特怕痒,她碰到哪里我都感到很痒,想笑但又怕痛只好使劲忍住了。当她弯腰脱我裤子时,我从她胸前衣襟开口处看到了雪白的两团肉挤出的乳沟,“她的乳房肯 定比香香的要大、要圆!”我想……这时,我的下面不由自主的鼓了起来。她可能也发现了我的变化,眼睛一直 盯着我的那个部位……她扶着我走进了卫生间,说:“多打点肥皂洗干净点,特别是关键部位哦。”说着她就出了卫生间,门也没关。
  洗完澡,我发现病号服只有衣服裤子,怎么没有内裤啊?就大声的问她,她 说:“不要穿内裤了,就穿衣服裤子就行了。”
  我只好穿着宽大的病号服,扶着墙走了出来,她正靠在另一张床上看电视, 说:“怎么,疼吗?”
  我说:“有点疼,是不是止痛针过了?”
  她赶紧过来扶着我在床上躺下,说:“现在该给你备皮了。”
  我不知道备皮是什么意思,双手就去拉被子。
  她说:“你盖着被子怎么能备皮呢?”
  我问:“备皮是什么啊?”
  她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说:“小傻瓜,就是给你消毒啊。”
  说着,她就扒掉了我的裤子。
  我还是小时候妈妈给我洗澡时,脱过我的裤子看过我那里,就是香香也没能脱掉我的裤子,只是昨天在朦胧的月光下看过我那里一次!而现在屋里的日光灯是那么的明亮,我的东东一下子弹立了起来!我羞红得转过了脸去。 她说:“怎么,害羞了?还没开始呢!”
  我以为备皮就象打针时给屁股上抹点酒精、碘酒那样,也只要在小肚子上抹点酒精、碘酒消消毒就行了。
  可她却拿出了一把刮胡子刀,我惊奇地问:“怎么?用这个开刀?”  她笑得弯下了腰说:“这怎么能开刀,这是把你那里的毛毛刮干净,不然刀 口会感染的。”
  我说:“不刮不行?”
  她说:“不行!”说着,她的左手就轻轻的握住了我的肉棒。
  天哪!除了小时候我妈妈摸过我的小鸡鸡,直到昨天香香才握过我那里,而今天我的肉棒又被另一个女人握在了手里。那温软的小手让我感到了和香香完全 不同的感觉,那刺激的感觉一下子传到我的头皮顶,我的肉棒“蹭”的一下子又 明显的硬了、大了许多。
  这时,我感到她的左手稍稍用了点力握紧了我的肉棒。然后拿出一把刷子,沾了点白白的泡沫水,来回的涂抹在我的阴部,就开始了给我刮阴毛……我的身子在轻轻的颤抖,软软的阴毛并不太多,但挺整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