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老婆的男人们第二卷1

老婆的男人们第二卷1

  忙这个字,左边是一个竖心旁,右边一个亡,这就是让你的心亡命天涯。所以这中国造字,还真是门学问。
  自从上次腾椿语一气之下走了,就再也没回过家。一来是工作确实忙了点,二来他不想回家。
  辛博琪这个神经超级大条的人,根本就没注意她的老公有多久没出现过,根本就没意识到,她的老公现在很可能在别的女人怀里。说到底,是不在乎,所以没注意。她心里有腾椿语?有他的话,会他消失了十多天没反应?这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,别看她迷恋腾椿语的那双唇。
  大四的生活说好过,也不好过。辛博琪他们这学校,和一般的学校还不一样,先前说过,能在这里毕业的,那都是要去机关工作的,和公务员不尽相同。这学校毕业的,能力强的,在地方上锻炼个几年,没准就能去中央工作。
  这些个人都是和领导打交道的,光是学习成绩好可不够,还得精明,圆滑,会办事儿。辛博琪就是样样都差那么一点点儿,尤其是这学习,一门大一时候的公共课,她到现在还没考过,可想而之,这人的成绩了。
  就这样,萧珊雅还对她报以厚望,就指望女儿给她扬眉吐气了。这能说是个幻想吗?
  这边她坐在自习室里咬笔杆子,凄凄艾艾。
  喂喂喂!你别咬了!」李莹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要从她嘴下拯救钢笔。
  辛博琪瞪了她一眼,用力的咬着笔杆子,你看不出我心里烦闷吗?」你丫烦就烦,你咬笔杆子干什么?」李莹的火气还不小,仍然没放弃争夺钢笔。
  辛博琪打飞了她的手,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啊!更年期啊你?!」李莹暴怒一声:屁话!你咬的是我的钢笔!」辛博琪切了一声,不就是一支钢笔吗?」panken的钢笔!你丫的,这只钢笔是纪念版,绝无仅有!」李莹咬牙切齿的说着,仿佛她的嘴巴里此刻含着的就是辛博琪,她要咬死这个伤害她钢笔的人。
  辛博琪嘿嘿的一笑,不要那么小气吗?我赔给你好不好?」李莹拍案而起,你拿什么赔?绝版,绝版啊!」辛博琪转了转眼睛,微笑着,我把老公陪给你!」话音未落,就以光速消失在自习室。
  辛博琪!你给我回来!」李莹握着钢笔,愤恨,更加心痛。
  李莹的暴怒还没落,又来了一声暴怒,自习室不许说话不知道吗?写检讨去!一万字!」我怎么衰成这个样子啊?」李莹看着老师阴沉的脸,一万字啊,不写没学分,写了就要命,辛博琪,我不会放过你的!
  雷晓来的时候,刚好就听到了那句,我把老公陪给你。雷晓摇头笑了笑,娶了这么个妻子,是幸,还是不幸?
  他正想着,忽然一个冒失的身影,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  啊!」辛博琪尖叫了一声,立刻捂上了自己的嘴巴。
  雷晓看着她张了张嘴,刚想说什么,就被她捂住了嘴巴。
  辛博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我在逃命呢。你别叫啊!」貌似刚才是她在尖叫吧?雷晓无奈的笑了笑,点点头,示意自己不出声。辛博琪满意的笑了,拉着他闪进自习室旁边的房间,也没看是哪里,躲命要紧。以她对李莹的了解,那妞是不会放过自己的。能躲一刻是一刻,有人嫌弃自己的命长的嘛?
  可苦了雷晓了,他1。87米的个子,被辛博琪捂着嘴,还要拉着他走,本来这样弯着腰也没什么,可咱这雷晓是个金贵的主儿,他那小腰板受过伤,时间长了,还真受不了。
  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。
  正是因为这句话,才有了那么多红杏出墙的事情,才有了那些个男盗女娼,才有了那个奸夫淫妇的词儿。
  偷的巧,偷的妙,说不定还可以传为一段佳话。雷晓要偷,绝对是个圣手。
  他不焦不躁,我也不跟你急,就等着时机,这可是你招惹我,不是我先来招惹你的。
  辛博琪还在左右张望着外面有没有李莹的身影,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,所以这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儿。门缝里,李莹正四处寻找着,眼看就要找过来。
  辛博琪慌了,一把推开雷晓,到处找着藏匿的地方,可这里一览无遗,她藏哪里?马桶里,www.kekepa.com还是纸篓里?她这才发现,自己情急躲进了洗手间里,而且这洗手间,和她平时去的洗手间摆设还不尽相同。她管不了那么许多,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就蹲了下去,也没注意到,当着她的是一个叫做小便池的的东西。
  雷晓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举动,忽然道:你在躲人?」废话!」辛博琪抻着脖子喊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