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御美逍遥31-32章

御美逍遥31-32章

  此刻,方子期才感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一时色心大起,竟忘了旁边还有人。
  惭愧!惭愧!可脸上还是摆着一副贱笑的样子!向晴就脸皮薄得很,小脸红通通的,都红到脖子根了!云玉瑶生气,自己被那小贼睡了,他竟然还敢勾搭自己的女儿,而且看自己女儿的样子好像是彻底沦陷在方子期的手中了!她不敢想象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会怎么样?那小贼成为自己的女婿?自己却和那小贼有一夕之欢?
  这是多么大的笑话呀!她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!可是,云玉瑶真的阻止的了吗?
  云玉瑶胸前饱满起伏,圆润挺拔,让方子期看得眼都直了,暗想道:「不知什么时候能在品尝那对极品呀!」她俏脸越发冰冷,显示出她的怒意,横眉倒竖娇喝道:「你们这样搂搂抱抱的,成何体统!」声若黄莺出谷,双眸似水,却带着谈谈的冰冷,夹杂着怒火,似乎能看透一切,十指纤纤,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,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,腰束素色缎带,盈盈一握,衬出婀娜身段,头挽飞星逐月如意髻,未施过多粉黛,眉蹙春山,眼颦秋水,面薄腰纤,袅袅婷婷,娇媚无骨入艳三分,不愧是美艳师娘啊!连生气的样子别有一番别样风情!让方子期大饱眼福,全然没把云玉瑶的话放在心上!
  看着方子期这色咪咪的样子,云玉瑶除了羞怒之外,竟然还有些窃喜。没错,她的内心深处竟涌出了一股禁忌的喜悦!「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!」望着方子期那迷离的眼神,云玉瑶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!不过,道德的束缚让她不能表露自己的内心,她依旧用冰冷的语气对方子期说道:「再看,再看就把你的狗眼挖出来!」「好恶毒的女人呀!」方子期心中大怒,「哼!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在我胯下叫我相公!」心里遐想着,不过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,面上却越发恭敬道:「师娘,我与师姐情投意和,还请师娘成全!」这算是变相提亲了,方子期到最后说得非常郑重!反正都这样了,豁出去了!
  干脆就把话讲明了!玉瑶娇躯一震,「他真的提出来了,他真的…」连再旁因为刚才冲动不合时宜的喊了一句的兰仙公主也大惊一吃,随即心中有些犯酸,她注视着方子期,这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,充满了复杂!不过,兰仙公主沉默无声,她知道这里现在可没她什么事!而在旁的向晴一听,心中充满了惊喜和羞意,又有像喝了蜜一样甜的甜蜜,看向方子期的美眸中是化不开的柔情!而方子期也是深情的望着向晴,对于这个美丽师姐,他是真的爱!
  二人眉目传情,云玉瑶脸色陡然一厉,目光如刀似要把方子期千刀万剐,朱唇微启,她声色俱厉对方子期说道:「这是不可能的!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」言外之意就是你把我睡了,还想娶我女儿,做梦!
  方子期对云玉瑶的话置之不理,他双眼直视美艳师娘,异常坚定道:「我是真心的!」云玉瑶冷笑了两声,「真心?你凭什么?凭你身怀纯阳九龙体吗?你配吗?
  笑话!」
  现在云玉瑶为了阻止方子期,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呀!向晴看不下去了,她也不顾女儿家的羞涩了,对她娘说道:「娘,我喜欢方期,你不是说将来我的事由我做主吗?」「你闭嘴!」云玉瑶向女儿喝道!心中却很是无奈「傻女儿啊!你哪里知道娘的苦衷呀!」方子期沉默了,他知道云玉瑶如此坚定拒绝的原因,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,云玉瑶应该就会很乐意答应的,可惜呀…「不过,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!」云玉瑶的处处刁难不但没有阻止方子期,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霸气!「那师娘如何肯成全我和师姐呢!」方子期说道:「不可…」云玉瑶刚想再次拒绝,转念一想,这样恐怕方子期还是不会死心的,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…只见云玉瑶心生一计,对方子期说道:「如果你真想和晴儿在一起,我就给你个机会,十天后,是天山派的比试大会,目的是为了检验门下弟子武功的高低,只要你能胜出,我就同意你和晴儿来往,如果不能,你就永远别想和晴儿在一起了!如何?」方子期还没开口答应,向晴就开始大急道:「娘,子期才入门就参加比试大会,这不是强人所难吗!」她知道比试大会要胜出是多么困难,况且方子期才入门一个月,就算方子期再天才,十天后的比起大会,他是绝无可能胜出的!方子期何尝不知云玉瑶在刁难,她想让他知难而退,他偏不让她如意,不就是个比试大会嘛!我一定会胜出的,方子期暗下决心对云玉瑶说道:「好!师娘,我答应你!」云玉瑶一听方子期答应了,冰冷的俏脸嫣然一笑,似比百花娇,她仿佛看到方子期落败的情景,她回答道:「好!一言为定!」第32章美人恩重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,云玉瑶觉得也没有必要待下去了,只是心中堵得慌,好心好意来看他,没想到最后变成这个样子!强压心中气闷,云玉瑶对向晴说道:「晴儿,我们走!」她是一刻也不想停留了,当看到方子期望向自己女儿那深情的模样,她就感到全身不舒服。但是,向晴不干了,好不容易来看情郎,她可舍不得走,所以她对母亲说道:「娘,您先走吧,女儿在待会。」云玉瑶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,女大不中留呀,有了情郎就忘了娘,看来晴儿铁了心要跟方子期在一起了,「冤孽呀!」心中一声叹息,云玉瑶头也不回,气冲冲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