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1

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1

  穿着白衣的不一定就是天使,同样的,披着羊皮的也不一定就是狼。
  辛博琪身上出的事儿,自然是瞒不住,景阳一听说萧阿姨逼着女儿离婚,在医院就一刻也呆不下去了,他得回去呐喊助威啊!这是多好的机会,说不定就能翻身做主人了那。也不顾医生的反对,硬是办了出院手续。
  其实他的腰也好的七七八八,医生不让他出院,主要是考虑到了那些如饥似渴的小护士,但是拦不住,只好从了他。
  话说景阳出院的那天,那叫一个壮观,基本上外科的小护士都来给他送行了,那叫一个依依不舍,那叫一个默默无闻两眼泪,搞得不知道的人以为这男人要上战场了一样。
  一路上,那叫一个春风得意,特意去麦计买了炒米粉,他记得那家店是他们小时候最喜欢去的,那里的米粉也是小辛最喜欢吃的。他记得小时候被小辛欺负的时候,她就总是逼着自己去麦计买米粉,那是一家老字号,装潢是仿照清末建造的,古色古香别有一番滋味,但是麦计离他们住的地方很远,一个城东一个城西,买回来之后,她吃完了她的那一份,还要把自己的吃去一大半。
  这些事他想起来,好像还在昨天,可一转眼,她嫁做他人,当时他知道这消息的时候,还真有点沧海桑田的感觉,不过现在好了,这婚离吧,还有未婚夫等着呢!他越想越高兴,让出租车司机快点开。
  回到辛家,保姆见了景阳惊讶了一下,景阳直接去了辛博琪的房间,恨不得插一双翅膀了。
  他没有敲门,直接就推开门进去:「小辛,我给你买吃的了,麦计的炒米粉。」「啊!」辛博琪惨叫了一声,她刚洗了澡,从浴室出来,路过房门,哪想到就是那么巧,景阳一推门,把她给撞倒了,趴在地上哼哼呀呀的好不可怜。
  「小辛你怎么趴在地上了?快起来啊,咱们去床上趴着。」景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伸手过来扶她。
  辛博琪一把弹开他的手,恶狠狠的看着他:「你想死就说一声!」景阳咧开嘴呵呵的笑着:「我舍不得你呢。我抱你起来。」轻轻的放到床上,她仍然气鼓鼓的,看见景阳手上的米粉,一把夺过来,土匪一样的开始吃。
  景阳坐在一边看着她笑,时不时的用纸巾给她擦嘴角,眼睛里全是宠溺:
  「慢点吃,都是你的。」
  辛博琪吃完了将垃圾一股脑的塞给了景阳,这才问道:「你怎么回来了?腰好了吗?」她是鲜少关心别人,景阳听她这么一说,虽然是简单的问候,也兴奋的无以言表了,抱着她在她的身上来回的蹭,像一只讨好主人的猫,声音也透着欢快:
  「好了好了,一看见你就都好了。」
  辛博琪忍不住发笑,「我有那么神奇吗?」
  「有,你就是我的良药。」景阳沉着声音,自是真挚的言语,他认真了,就像开弓箭,不会回头,「小辛,我都知道了。」「你知道什么?」「你受委屈了。不管腾椿语怎么样,都和他离了吧。那样的男人不适合你。」辛博琪心里烦躁,怎么又来了一个说客,当即冷下脸来,「那你说,什么样的男人适合我?」「我。」他毫不犹豫,掷地有声,「我爱你。」明明是良辰美景下的真情告白,可听的人却全不在意。辛博琪猛地敲了一下景阳的头,「你真的脑残了?小时候打你打的轻了?还敢来和我开这种玩笑!你哪凉快,哪呆着去,别来烦我,我最近心情不好,要是你有个什么意外,可别怪我!」「小辛!」他叫她坚定诚恳,「你就是打我,我也要说,我不会离开你,就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八年前我走了,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更加的优秀,希望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不再让你俯视,而是让你觉得我可以依靠,如果你还在因为八年前的事,而怨恨我,那么你打我,我吭都不会吭一声。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拒绝我。」辛博琪不由得伸手去拉拉景阳的脸,企图看看他是不是贴了人皮面具,但怎么拉扯都没有破绽,「景阳,你真的是景阳?乖乖,在哪里学的这么说话?小说看多了?」「我爱你。」「你脑残。」「脑残也爱你。」
  「神经病!」
  「我就是发疯一样的爱你。」
  「景阳!」辛博琪恼了,声音出卖了她的愤怒,「你今天怎么了?」「离婚吧,离开腾椿语。他不是可以厮守一生的人,离开他,不管你选择谁,我都在陪在你身边。」敛去了往日所有的玩世不恭,此刻的景阳郑重无比,像是儿时在烈士面前宣誓,要加入少先队一样,掷地有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