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御美逍遥第43-45章

御美逍遥第43-45章

  楚倩那绝美的容颜上第一次流露出哀伤,就如无助的女孩,而不是武林中恶名远扬的采花魔女!这时候的她望向向剑南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与怨毒!她继续说道:「辟邪剑谱的出现,江湖自然闻风而动,各大门派,各大势力无不想占为己有!但碍于林家威名,不敢轻举妄动!不过暗地里使一些损招却时有发生!但是都被林家一一化解了,就这样,平静了一些日子!就在林家家主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,可是他太低估人的贪婪之心了,一个巨大的阴谋悄悄地笼罩了林家!」此时,楚倩纤手紧握,贝齿咬着红唇都咬出血来了!站在他面前的向剑南越来越阴沉,眼中时不时迸出几道冷光!而方子期和向晴的心随着楚倩的叙述此起彼伏!竟然有些紧张!娇躯因为激动有些微微颤抖,楚倩接下去道:「平静一段时间后,武林之中突然发生了多起凶杀,而且杀人手法完全一致,证明是同一人所以,死者一招毙命,最恐怖的是死者被人分尸,死后竟无半点精血,也就是说死者生前精血已经被吸干了!这件事彻底引起了武林人士的恐慌!同时也谣言四起,矛头直指林家。说林家乃是此事真凶!林家所得的辟邪剑谱是邪功,不是什么正统功法,练就后狂性大发,杀人如麻!可是谁又知道,林家家主根本没参透功法,何来练成之说!」楚倩话语中充满了对那些愚昧的武林人士的愤恨:「后来,又发生了一件事,此事一出,林家彻底完了!」楚倩说道这里是用吼出来的,说明她的心中是多么的不甘和屈辱,她一字一顿道:「死者的致命伤口是林家剑法所为!」此言一出,方子期和向晴皆是一惊,这样看来林家无疑就是凶手了!可是方子期觉得事件并不是如此,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巧了!「是有人栽赃嫁祸!」方子期脑中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种可能!那会是谁呢?不会是?方子期望向不远处的向剑南!眼中闪烁不定!
  「那件事,我也知道,这是林家罪有应得!」
  向剑南终于开口说话,语气淡然,听不出喜怒!楚倩一听,怒极而笑!「好!
  好!好!好个罪有应得!不愧是天山英侠呀!当年向掌门可是威风的很呀,仅凭死者伤口就断定是林家所为!竟然联合武林各大派围攻林家!」躲在暗处的方子期心中「咯噔」一下,向剑南竟然联合其他门派围攻林家?
  「哼!那事铁证如山,林家剑法只有林家人会,这点绝对错不了!我身为武林一份子,自当尽力!发起围攻林家之事,为武林除害,有何不妥?」向剑南一脸正气道!
  楚倩突然一笑,风情万种道:「谁说林家剑法除了林家人就没有人懂了,您不是也会吗?向叔叔!」向剑南听到这声「向叔叔」顿时脸色大变,一手有些颤抖的指着楚倩道:
  「你…你是林倩儿!林天祥的女儿,那个逃走的女子!」楚倩「咯咯」媚笑,只是这笑声中包含着无尽凄凉,她道:「是啊!向叔叔,当年你真是大公无私呀!为了为武林除害,对我们林家上上下下七十二口人除我外,无一幸免!连我爹,对您称兄道弟,将林家剑法毫无保留的传授于你的林家家主独在您的手上呀!」向剑南开始沉默了,他略微低头,看不清什么表情!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:「林侄女,没有你还活着!我真得好高兴!我早该想到了,难怪你能进入天山派藏书阁,我记得你父亲不止是剑道高手,还是一个数一数二机关高手,天下尽可去得!但这事情上,我没有做错!你父亲罪有应得!」楚倩一见向剑南如此说,她把话说得这样直白了,他还想狡辩!她顿时大怒道:「向剑南,你还想狡辩吗?这一切都是你做的,你就想得到辟邪剑谱,而栽赃林家!」楚倩的话语使躲在角落的方子期和向晴很是惊讶!特别是向晴,差点冲出去问个清楚,她不相信自己的爹爹是那种人,她一直认为自己的爹爹是充满正义感的人!幸好方子期拉住她,让她冷静!向剑南听到楚倩的大喝,身体一抖,双手自然垂放,声音很是平静的说道:「林侄女,你不要血口喷人呀!当年之事我也很自责,可是大义当前,我也没有办法呀!不过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!既然侄女你还活着,就让我好好补偿你吧!以对的起当年和你爹的兄弟之义!」向剑南抬头直视楚倩,脸上说不出的真诚!楚倩心中冷笑:「你装吧,哼!
  我今天就在你女儿的脸皮底下揭穿你的真面目!」她若有若无的看了方子期躲避的地方一眼!而后对向剑南的假仁假义嘲讽道:「那倩儿还得谢谢向叔叔呀!向叔叔还真是正人君子呀!不过我可不想跟一只白眼狼住在一起,哪天是怎么死的都还不知道!」「你……」向剑南脸色顿时铁青道:「你别得寸进尺,以你现在的恶名声,再加上你是林家之女的身份!想想吧!这会是多大的麻烦,我愿收留你,都是看在你死去老爹的份上!你还如此不知好歹!」「我呸!」楚倩被气笑了,好个伪君子,说的冠冕堂皇的,楚倩指着向剑南说道:「向大掌门,你别在狡辩了,当年的一切的一切,都是你撤划的!」楚倩开始情绪激动起来继续说道:「当年你看到我爹得了传说中的辟邪剑谱,你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了!我记得那时几次跟爹爹讨要剑谱,我爹没给!我想那时候你就开始起了杀心吧!后来,你就再没提过那件事!直到杀人血案的出现,你才再次登门,与父亲谈了很久,最后父亲竟然大发雷霆叫你滚!这是从来没有过的,我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父亲真得很生气!现在想想,那时候你一定用杀人事件来威胁我爹交出辟邪剑谱吧!」楚倩略微吸一口气道:「之后,杀人事件事件越演越烈,关于林家不利的遥言也开始铺天盖地的传来,终于,当死者是被林家剑法一剑毙命的说法传出时,我爹坐不住了,他也匆匆去检验死者的伤口,大惊发现竟真是林家剑法所为!只是,当那天爹回来时,把自己关在书房之中一天一夜不出来!当爹出来后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几岁。几天之后,突然有黑衣人闯入林家,竟然把我爹打成重伤,抢走了辟邪剑谱。很巧的是,几天后,向大掌门以为武林除害为由,联合各大门派围攻林家,就这样,盛极一时的林家走向了灭亡!而我爹却被你杀了!」说道这里,楚倩已经泪流满面了,她的哭声中充满了痛苦,她抬头看向向剑南又道:「我知道你杀我爹的原因,那是因为我爹从死者的伤口伤知道了是你所以!我爹说过,能用林家剑法一招置人而死地的人唯有你阂爹!而那天晚上的黑衣人也是你,你怕你的阴谋败露,所以才急急联合武林各大门派围攻林家,我说得对不对呀?向叔叔!」向剑南听完楚倩的话,竟然双手鼓掌道:「林侄女的推断很精彩,可惜一切都是你凭空捏造的!」「是吗?向叔叔,那天山派的藏书阁怎么会有辟邪剑谱呢?」只见楚倩冷冷一笑,伸出一纤纤玉手,向靠近向剑南的书架上一拍,「咔!